首页 > 佛教基础

法门寺佛教文化、季羡林、周绍良、张岂之、黄心川、吴立民、唐普式为法门寺学术会佛教组讨论

时间:2021-08-22来源:蜚鸣网 - 蜚鸣慈蜚文化网(佛法、禅学、心理、人生)作者:蜚鸣网阅读:

法门寺以舍利闻名,法门寺的佛教文化也以舍利而著称。为了弄清法门寺佛教文化的形成和发展,几乎每一次学术会议都会有关于法门寺佛教文化的讨论。赵朴初、季羡林、周少良、张启智、黄心川、吴立民、唐普时都是法门寺的佛教文化。为研究和宣传做出了积极贡献。黄新川先生主持了第一届法门寺学术会议佛教小组讨论,后于1992年主办了第一届法门寺佛教文化国际学术会议和98唐文化国际学术会议,号召法门寺佛教研究,广博知识,而且他在各方面都有突出的优点。对法门寺佛教文化的研究,是循序渐进,不断深入,逐渐为世人所认识和了解的。它的历史更加清晰,特色更加突出。这不仅有利于学术研究,也为法门寺文化区的回顾与发展提供了文化历史依据。

一、唐密曼陀罗研究

法门寺佛教文化的显着特点是拜佛骨。包括佛骨拜、佛骨拜、佛骨葬和佛骨供品。因此,它是一座密密麻麻的超宗派修道院。如果说其文物所反映的佛教文化具有时代性和宗派倾向,我们认为这主要是由不同时期内道场僧人不同时代、不同教派领袖的政治学术地位所决定的。从史料分析,门寺迎佛骨事件一般由京都长安内道场的僧人进行。自从开元三大文人以来,密宗的首领在内道场中的地位比较高,所以在迎接佛骨的礼法和道具上,都遵循密宗的法度。 ,地宫出土的晚唐文物体现了显着的深奥特征。由于我们的研究以文物和佛经为基础,密宗文化成为晚唐法门寺佛教文化研究的主要内容,因此比较活跃。

1988年在“陕西法门寺宝藏报告展”学术座谈会上,首次指出法门寺文物的深奥内容,苏白先生认为四十五尊佛像为五尊。信中诸佛朝华山、马世昌教授指出了明王梵文的奥义。两年后,卢建福先生的《法门寺出土文物密教内容考证》指出,供奉中最重要的密教造像是唐仪宗供奉的八重宝函中的第四、七尊重宝汉像。 第五尊宝信雕像也可能属于深奥的内容。他指出,第四层是六臂如意轮观音像、一字金轮(后)、药师如来(左)和释迦牟尼佛(右)。第七宝书是四大天王像。他还指出法门寺出土。他的秘法器物主要有六瓶或吉祥瓶、六臂垫片、两锡棒等。通过考察和解读,他认为“整个地宫及其文物体现了两种理念:一是为慈善,一为求愿”。二、保护舍利,佛法永存。紫禁城内最多的文物及其内容是供品和护法神像。他还认为,“会昌法难后,密宗宗法传人仍兴盛,活动频繁”。密宗明王。这是法门寺密宗文化的第一篇开创性研究文章。王仁波研究员《从法门寺出土文物看唐代》《日本文化交流》说:“兴山寺智轮僧,与法门寺渊源颇深法门寺佛教文化的价值与影响,对东方和东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日本密宗太密宗派。”不过在文物研究上有了突破,就是韩伟教授。

他证实,原考古题为《金银宝字四十五尊》的佛像,是密宗金刚界坛城的根本转世会坛城。本文是作者将巴黎图书馆中的文物造像与日版《金刚曼荼罗》进行对比后撰写的。他认为佛像和菩萨像的位置是有区别的。血脉无穷,派系众多。所以,大坛城的位置发生了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。”这是法门寺密教的重要研究文章。韩金科、王苍溪同志认识到“地宫安放文物的程序体现了密教仪式。 ”,并认定鎏金三钴杵纹瓶、水钵、香炉、碎球、锡棒等文物为密教专用器具。李克羽的文章是《法门寺与坛城》,他认为真菩萨是吉祥女神,也就是说,法门寺地宫中持有真菩萨的坛城是以吉祥女神为主本尊的坛城,这位吉祥女神是大日如来的“正法轮”。菩萨像右下方的莲花花瓣是由八只手拿着各种乐器组成,即“八智”。杨维中在《晚唐五代汉域密教简述》中认为:“会昌灭亡后,密教并未断绝,而是代代相传。虽然其来源不是很确定,但贺兰山百草谷法系、智慧轮、道显、宋真、道皮等上师的密法,都对后期密教的传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唐五代。从现有文献和法门寺出土的密宗文物来看,晚唐时期,五代密宗在汉族广大地区仍然具有较大的影响力,并不像前人所说的那样“学者”稀缺,其教义早已失传。

 1/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相关阅读
热门聚集
网友评论

蜚鸣网 - 蜚鸣慈蜚文化网(佛法、禅学、心理、人生) Copyright@ 20121-2028 feiming.net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1551191180@qq.com
网站备案号 : 技术支持:蜚鸣网

关注微信